您現在的位置: 順豐集運 >> >> >>正文內容

彝族酸菜:“沒有這酸爽 肚皮空腔腔”

作者:曦妹     來源:本站原創     發佈時間:2016年07月07日    點擊數:

“叟尼汁瑪詛,角叟脾徘逮(三天不吃酸,走路打癆躥!)”,“沓尼汁瑪哄,卧拖裹耷耷(一天不吃酸,肚皮空腔腔!)”。這是一些至今還流傳在烏蒙山(黔西北)一帶彝區的諺語。這些諺語的意思是:三天沒有得到酸菜吃,人走起路來就會偏偏倒倒的沒有精神;一天沒有得到酸湯喝,就會吃不飽飯。

為什麼彝族人會如此倚重酸菜呢?酸菜對於彝人就真的那麼重要嗎?帶着這個疑問,曦妹走訪了拜訪了一些彝族老人,尋找那“酸爽”的妙義。

據瞭解,自從天下有了彝人,天下也就有了這酸菜湯,不吃酸菜拳頭就不硬!不喝酸湯就不是彝人!有酸菜湯喝的地方就會有彝人存在着!有一位年逾八旬的彝族長者告訴曦妹,彝族歷來都喜歡吃酸菜,不管是官宦人家(土司土目等)還是平常百姓,這酸菜湯沒有哪個離得開,就算是飯桌上擺滿了酒肉米飯,要是沒有一碗酸湯擺上去,那麼吃着也是沒有味道的!

當曦妹問到是誰發明了酸菜時就沒有人説得清楚了,這不能不算是一種遺憾吧?不過曦妹四處打聽的一些有關酸菜湯的記憶也許能夠或多或少地彌補一二吧。

 

酸菜用彝語説叫“窩汁(彝語轉音)”,加上芸豆(彝語稱“諾裹”)就成了酸菜紅豆(芸豆)湯了,這種湯簡稱酸湯。酸湯彝語稱為“窩汁液”,一般在習慣上簡稱“窩液”。

酸菜的吃法很多,有用油炒的,有素煮的,也有做成“連渣鬧(用黃豆磨成醬汁加酸菜煨制而成的湯)”的。天氣炎熱,人們就會喝酸菜避暑,就是老人生病了不想吃東西,也總是會告訴家人説,給我一碗酸湯!其子女也常會相互間説,煨點酸湯來給他(她)喝吧。喝了這碗湯,心裏就踏實了。

在這裏,就讓曦妹來講講酸菜的傳統制作方法,以饗喜歡研究民族飲食文化的愛好者。

彝族製作短時間內食用酸菜的一般方法:

酸菜的製作原料為青菜,青菜彝語叫“窩那”(研究彝族文化的人大都知道,“那”這個文化元素在彝族歷史上是佔有重要地位的,“那”即黑的意思。在彝族等級文化中,一般是黑(那)為貴,而用以製作酸菜的原料青菜被稱為“那”,其內涵的重要性足可不言而喻!在這裏就不再贅述這個“那”的其他文化內涵了。

把青菜放在滾漲的開水裏輕煮,再撈出裝入容器裏,一般是土罈子或是木製桶(土罈子彝語叫“窩汁作”,意為製作酸菜的罈子;木桶稱“窩汁鄒布”,意為製作酸菜的木桶),完後壓實,倒入預先準備好的引子酸湯汁封蓋,一天後就會變成金黃色的酸菜了。

彝族製作準備供長時間食用酸菜的特殊方法:

第一種製作方法:在製作上與上面的做法沒有什麼兩樣,但為了使酸菜能夠長時間不變質且保持其新鮮味道,要在煮菜的水裏和入一些苦蕎麪,裝入容器後再壓上一塊從河裏取來的大小適中的青石塊,這樣所製作的酸菜就可以保存數月之久且不會腐爛了。

第二種製作方法:在房前屋後的地裏挖一個坑(坑的大小要根據所要製作酸菜量的多少而定),除了採用以上的製作方式以外,在裝坑過程中要每裝一層熟菜就要鋪上一層生菜。這種製作出來的酸菜也能夠吃上數月而不變質。

另外,當青菜豐收吃不完時,彝人們就會把它製成幹酸菜,以備來年或者出現災荒時食用。製作幹酸菜是最簡單不過的了,就是將煮好後的菜撈出晾乾即可,這樣製成的幹酸菜就是擱上幾年也照樣可以食用。

目前,吃酸菜已不僅僅是彝族人的愛好了,很多兄弟民族都在食用,可以説酸菜從彝民族的傳統飲食中已經脱變成了一種文化,並形成了不少飲食業內的知名品牌,如酸湯魚、酸湯雞等等。相信在不遠的將來,酸菜飲食文化系列必將被大量的開發出來,酸菜飲食文化也勢必將大放異彩!

分享到:

相關文章